纳速武术

?找回密码
?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社区广播台
      查看: 504|回复: 1
    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      [文摘] 掌洪拳始祖于纯及其传说

      [复制链接]
  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      楼主
      发表于 2019-3-26 08:14:13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    于氏先贤——掌洪拳始祖于纯及其传说
      2018-02-06??由于姓的天空发表于历史

      掌洪拳源自嵩山少林古寺,由洪拳祖一代先师于纯所传。此拳刚柔相济,兼容并蓄,博大精深,共有一百二十八路。俗称少林神拳。后来,于纯出山门、返闾俚,入江糊,熔众家掌拳之长于一炉,融会贯通,将少林拳拆解创新为七十二路,后又提其基本精华,熔铸为一十二路。俗称「十二路大架」亦称「十二路功夫架」。定名为「洪拳」,为中原洪拳之始。于公元1780年,在濮州境内(今鄄城)播扬开来。


      于纯者,清嘉庆、道光年间武林大侠,善轻功,以少林百步打神功享誉武林。生于乾隆二十三年,岁次戊寅,即公元1758年;卒于道光二年、岁次壬午。祖上世代务农,家庭贫寒。其父于会云,原籍濮州南小于庄村(今鄄城县什集乡小于庄村),后北迁六里至冯屯村(今鄄城县富春乡前冯屯村)。于会云三子,长子于朴,次子于纯,三子于厚。支微人单,常受欺凌。锅、碗、瓢、盆、水筲、石磨不断遭人秽污。于纯也多次被其邻张发孔殴伤。为洗雪耻辱,支撑门户,于纯年十六岁时,立志习武,遂拜别父母,赴嵩山少林寺,立静然大法师门下(也有资料载为寂然禅师)。

      静然禅师为反清复明正物色门徒,见于纯骨骼奇伟,实乃练武之材,便精心教导,稳扎根基。并教以诵经抄文,文武并行,内外兼修。于纯不避寒暑,昼夜若练,日将月就。春秋三度,于纯行囊未解,意志毅力,可见一斑。所习少林拳术已登堂入室。然于纯深恐其艺不精,复学三载,静然大法师再传少林百步打神功,即每天于寅时,立于井沿,以特殊方法往井中虚击千次,击水出井。功成可虚空击掌伤人于数十丈之内。此功法因其练成时间漫长,故成功者寥若晨星,百不选一。寒来暑往,光阴似箭。于纯入寺已达六年,神功练成。静然法师为试一下于纯功力若何,于隆冬时节,命人将寺门前一棵直径约一尺的黑槐树周围,用钢钁刨开丈余,而后逐日浇水。不久土坚如铁。一日,命于纯就槐树为对手,演练武技。于纯走了两个套路,使气运力,一掌击去,黑槐树轰然倒地,树根带起方圆丈余一个大土坨。静然禅师商诸于静修、静云、静乐、静绍等师弟,遣于纯入江湖厉练。

      于纯在少林寺,耳濡目染,文武有成,涵养颇深,谦逊大度,挺拔峙岳,已有名家气概。谨遵师命,拜辞还家,合家欢喜,邻里奔走相告,皆言于纯艺高品端,乡里沸腾,赞不绝口。邻居张发孔,天生弄禀,人高马大,皮粗肉厚,力大无穷,双手可擎千斤元木,平放于太平车上。虽未拜师习武,而附近武师亦对其忌惮。张亦自视无敌,跋扈乡里,民怨沸腾,然其父非但不加约束,反纵其所为。张发孔闻邻里盛赞于纯,愤愤不平,径至于家要与之比武。于纯谦辞婉言拒之,张某回家怂恿其父,言明只有胜过于纯,才能维持自己的声望。于是,张父出面,邀乡里诸父老,阐明要与于纯比武,众父老恶张某所为,多望于纯胜之,以杀张氏父子的傲气,也愿促成比试。几经商议,于纯为维护师门声誉,勉强同意,提出「以和为贵,点到为止」。张氏父子以为于纯怯战,懦弱无能,欲借比武之名除掉于纯,力主文书写明:「二人比武,拳脚无眼,死伤勿论」。逼迫于纯父子画押、文书交父老作证。

      比武之日,双方同时到场,乡村父老多数到场,围观者达千人之多。张发孔满面杀气,抢站上首,于纯安立下首,面带微笑,说:「今日比武,不知你意欲文打还是武打」?张某极不耐烦地问:「文打怎说,武打怎讲?」于纯心平气和道:「文打,即划直径二尺一圆圈,被打者,站立圈中,任对方击三拳,再反过来由对方击打,武打者,双方任意攻打。」

      张某暗想,还是文打为好,我先打他三拳,结果其性命,岂不更省些功夫,便言明文打,由张发孔先打于纯。

      于纯站定于圈中,张发孔使力运气,一拳击来,在拳似到未到之际,于纯一个「旱地拔葱」,嗖地纵起丈余。张发孔一拳未中,重心失控,慌忙收拳;于纯已稳落圈中。张发孔见一拳未中,心想:再击则往高处。说时迟,那时快,张发孔平身跃起,迅疾出拳,又是一击。只见于纯腾空左出五尺,张发孔急速收拳,于纯复落圈中。两拳未中,张发孔心犯嘀咕,使尽平生气力偏于纯左边打来,本想打个正着,哪知于纯腾挪右展五尺,又立于圈中。(这一腾两纵,武术界叫作移形换位)张发孔三拳不中,心中打怵,想中途反悔,不让于纯还击。众父老哪个肯依,最后决定让于纯还击一拳。于纯右掌挥击,印张某前胸,一吐一送,只用五成内力,张发孔庞大身躯却似断线风筝,飞出丈余,撞在街对面房屋山墙之上,又反弹回来,趴在于纯面前。张某的父亲大喊:「不中用的东西,你是吃糠长的?起来,再干!」张某血气翻涌,嘴角汩汩流血,有气无力的说:「儿不行了」。随即抬回家去,气怒交加,拒绝进食,不期而死。

      经过这场比武,邻里对于纯益加敬重,广为赞誉,濮州大地遐迩知名。于纯谨遵师教,愈加谦虚,依旧勤奋自修。常言道:「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天下奇人甚多,江湖藏龙卧虎。不入江湖,艺业难达佳境」。为厉练武技,于纯东访齐鲁。

      一日至兖州地界,遇一庙会,杂耍百戏,热闹非凡,于纯正信步而游,见一大汉手托白银一锭,身前立一木牌,上书:拿去此银者,银即归此人。于纯知此人功力非凡,徐步至前,伸手抓银,银未动,随运力达于五指,银随即离于大汉掌心,赶紧松指,银上指痕宛然。于纯徐徐说:「大师好功力,于纯佩服」。大汉面现惊异。围观者有人言曰:「若『黑凤凰』在此,此银定属他了。」于纯默记于心,信步而去,欲访「黑凤凰」。

      次日,探得赫家庄即「黑凤凰」庄园,便迤俪而行。正行走间,见一「乌龙驹」飞驰而来。马上骑士一袭黑衣,如一股黑旋风,转瞬即至。于纯横越躲闪。骑士紧收马缰,马一声长嘶,打起立站,但骑士身随马势,牢骑于上。于纯乘隙伸二指,剪掉骑士帽缨。骑士变色曰:「在下心急赶路,几撞阁下,实为失礼,然阁下恃功剪吾帽缨,实为寻衅,不知何处得罪于阁下?」于纯初涉江湖,知为失礼,忙合掌曰:「在下于纯,未学后进,初来宝地,闻有『黑凤凰』大侠,衷心仰慕,欲到府上拜访,然不知路径,正彷徨之间,阁下飞至,仓促躲闪,无意拂缨,望见谅。骑士滚鞍下马,双手抱拳而言曰:「小可正是赫连杰,黑凤凰乃江湖谬赞,大侠更是愧不敢当。昨日闻言,有人在庙会拿银,银现指痕,自称于纯,当是武功非凡。今欲去寻之,以求相会。阁下自称于纯,莫非拿银于纯乎?」,于纯曰:「正是在下。 」于纯细观此人,年近四旬,脸色微黑,剑眉虎目,猿臂蜂腰,满脸正气。当下心中欢喜。「黑凤凰」喜于纯年少英俊,身手不凡,遂相邀至家,各表师承,切磋技艺,论谈江湖。一住数日,于纯告辞东访。临行之时,赫连杰言于于纯:「江湖传闻,东海之滨有一无名山庄,数年不与江湖来往,其武功高深莫测,请贤弟留意」。于纯致谢而去。

      于纯越鲁赴齐、登泰山,入沂蒙、游琅琊、至崂山。崂山处东海之滨,自西登山,游览青山秀水,瞻仰三清神像,至东侧下山,并无听得有无名山庄。将近天晚,行至一处,见苍松翠柏,风景秀丽,中有曲径,便信步走去。越百步,见一巍峨院门,朱扉紧闭。于纯见天色已晚,上前叩门,意欲借宿。有童子年约十岁,前来启门,问何事。于纯告之曰:「在下于纯,濮州人氏,听友人说东海之滨有一无名山庄,十分景仰,不远千里,特来拜访,不想无人知晓此山庄所在何处?欲借宿一晚,明日再访,不知贵府可允否?」小童说:「你且稍等,待我上禀主母再回复于您。」稍倾童子揖于纯而入。至厅前,见一老妇人相迎阶前。入厅分主客坐毕,童子献茶,老妇人曰:「客人远来,因家无男丁,老身相陪,请勿见笑。本家与江湖素无来往,看客人年纪轻轻,武功不弱,不知师承何人。可否见告?」于纯心中一惊,自知遇上大家,据实而靠。老妇微笑说:「原来静然之徒,难怪如此成就」。随命童子献上晚饭请于纯自用。饭后,茶毕,一青年女子对童子曰:「东跨院已备软硬两床,让客人自择一床,你在另一床陪寝」。于纯随童子至客房,见并无床张,唯西山墙有两根木橛,东间房扯一纳鞋细绳,知是主人考查武功,遂跃身而起平落两木橛之上,头枕脚蹬,闭目调息。童子跃上软绳,平身而卧。至天明双方跃下。童子领于纯至后院练武场,但见木人,石锁及九宫八卦桩等似少林一般,心知为本门,即纵身上桩,演练武技。俄而童子引于纯至客厅,老妇人安然在座,于纯忙谢过打扰。老妇人说:「你已得静然真传,但尚未炉火纯青。静然乃吾同门,你千里来访,亦算与武学有缘,老身年事已高,不愿将所存两招带走,愿传你掌法一套,轻功数路,望你光大少林技艺,行侠江湖,不负达摩祖师开宗之功,你以为可否?」于纯跪拜称谢。

      于纯一住数日,老妇亲身指教,演练娴熟,方依依不舍,拜辞下山。临行,老妇叮嘱再三:「老身无名无姓,此即无名山庄,你在江湖休提及此事。」于纯郑重答诺。

      于纯东访回乡,精演武技。在乡绅支持下,开设习武场。乡间弟子竟从如云。濮州、曹州及豫皖弟子也慕名而至。一时间,于纯闻名中原,来访者络绎不绝。于纯以重武德不骄躁为准绳,谦谦君子风,精谌技击术,使来者佩服,名声日益远播,盗贼不犯其地。

      时徐州境内有一村寨,名曰:「独龙寨」。寨主丁天雄(系化名)世代富豪,武术世家,为人粗犷,桀骛不群。自幼秉承家学,硬功上乘,半生未遇对手。其徒众多,素有「八百大徒弟,八百小徒弟」之称,势力浩大。官府惮畏,绿林惧忌。丁天雄为人骄横,其徒良莠不齐。徒仗师势,渐自放纵,采花盗柳,掠人钱财,时时有之,天怒人怨。

      丁某弟子有王龙、王虎、王豹者,系三兄弟,流窜濮州境内作案,在张垓村寅夜盗窃,被人发觉。因武场练功未散,习武者闻信急追。武场首领张玉彪,于纯优秀弟子之一,善使杨氏黎花枪,脚快如风,疾出三里,追及王氏三兄弟,大声断喝:「站住!」三人回身,见一人持枪而至,老大遂亮出单刀,玉彪大枪一挥,一招「四夷宾服」直刺当中一人。王龙舞刀急搏,终因大枪快如闪电已刺其左肩。王虎、王豹挥刀齐上,玉彪退步坐马,大枪变招为「夜叉探海」。双方相持。此时,众人赶到。三兄弟急欲脱身,扬言道:「小辈,我三人乃独龙寨丁大师的人,办事路过此地,你们诬良为盗,伤我大哥,来日定要做个了断,今日大爷失陪了。」玉彪闻言止住众人,听凭离去。次日一早,张玉彪至冯屯向于纯报知此事,于纯深思之后,修书一封,差爱徒石春义至独龙寨向丁天雄解释原委。然丁天雄面现怒容,言于石春义:「于大侠无事生非,伤吾门徒,小看丁某,信中所述纯属捏造。望于大侠速来至歉,如若不然,我将亲赴濮州讨还公道。」石春义回禀于纯。于纯感此事非同一般,决定前赴徐州,众弟子皆欲往。于纯说:「丁家非等闲之辈,徒众势大,万一交手,虽龙潭虎穴,为师当能全身而退,而人多反而受累,故春义、玉彪可随从,其余皆不得去」。

      于纯至徐州独龙寨,见丁天雄。于天雄自知徒有恶迹,然而碍于脸面,失口否认,定要与于纯较技。于天雄一身硬功,刀枪不入,其身各部,硬比岩石,任人击打。于纯与之大战三日,胜负不分。双方均暗暗称奇。于纯暗思,此人硬功非凡,恐怕只有双眼可击。第四天再战,不几会合,于纯看出破绽,变拳为掌,化掌于指,用鹰爪功,摘其右眼。丁天雄大呼:「于大侠留我一目!」双方住手。

      然丁天雄众徒哪受得这份折损,太平车、马车、八仙桌立刻填塞于路,团团围定于纯,决意拼命。于纯随手抄起一根扁担,折为两段,命玉彪居中,春义断后。于是左右开弓挑车外扔,突围而去。丁徒意欲报仇,紧追不舍。行三十里,至一寺院,追兵渐远。于纯师徒三人进一寺院,见一高僧,言明来历,求一茶饭。高僧欣然答允。饭饱茶足之后,于纯就院中演练武技,猛然运力,发一招「靠山功」,大殿隆隆作响,墙体裂巨缝,殿顶瓦退数垄。高僧惊悸,于纯忙谢惊扰,命春义将所带银两尽付高僧以重修殿宇。

      俄尔,丁徒追至,擂寺门讨要于纯,决一死战。高僧立于庙墙之上,将前述情形一一相告,言于丁徒曰:「你们众人离院墙十步,一齐发功,若墙体摇倾,我愿放尔等进寺,听凭所为,否则,我劝汝等还是回去作罢。」众徒无言以退。

      于纯胜丁天雄,名传京华,威及江南,南北大镖局多以重金相请,然于纯以为此等生涯与佛门宗旨不合,皆婉言谢绝,相传于纯北访,皇帝待卫琦某,拜访于纯,结为金兰,推荐于皇上,大内委一等侍卫。故因有火焚少林之夙怨,难违师旨,婉言力辞。

      自此,于纯游江湖,足迹遍于齐鲁,晋、陕、豫、皖、川南、云贵。行侠仗义,然非血债累筑,及采花淫贼之外,概不伤人命,即杀罪魁祸首也不留姓名,以免祸累亲属。

      于纯名声日隆,与京华张某,四川唐某并称武林三侠,时人多称「于锤」。一日至云南,见一家卖大饼的,擀面饼,烙饼,卖饼各一人,异于他人的是擀面饼者与卖饼者在街北,烙饼者在街南,只有买饼者面对街面顾客,擀饼与烙饼者均背对大街。擀饼者擀好面饼,用擀杖向背后一挑,面饼隔街飞去正好落在街对面的鏊子上,烙饼的将饼烙好后,用翻饼几向背后复挑大饼,大饼又隔街而过落在卖饼的饼垛上,不偏不斜,齐如刀裁。于纯观看良久,不由脱口叫好,直夸三人手艺高超,其卖饼者说:「无他,于纯的锤,千遭万熟。」于纯问卖饼者认识于纯否,卖饼者说:虽未谋面,然举国传闻沸扬,岂能不知。于纯笑曰:远看一千,近看一砖(指一砖远近,约八寸)在下便是于纯。」卖饼人盛情款待,原来此三人均系武术世家。

      至此,于纯出访渐稀,多在谷林寺与僧谈禅。

      公元一八二二年,清道光二年,于纯寿终正寝,葬于前冯屯西南里许。


    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掌洪拳发起修《拳谱》。洪拳八代传人史卜商多次亲至冯屯,赴少林,意欲宏扬洪拳武学。菏泽八县一市同门弟子,溯源寻本,尊于纯为一代宗师。于纯后裔及同门弟子,修编《洪拳宗卷》,于纯纪念碑、神道碑,捐资碑,在前冯屯同时落成。各地同门代表齐集凭吊。菏泽地区武协主席,富春乡乡长,亲临揭碑,仪式隆重,盛况空前。菏泽豫剧团助兴演出四天,山东省菏泽博击运动学校刘汉福拳师率其校精英表演。

      于纯收徒众多,因年代久远,多已佚名,已知者有于大赉、于祥智、于三波、于好善、石春义、仇朝言、仇朝岳、田凤林、史韶武、史韶孟、史金邦、李凤林、张玉彪、范子刚等,各怀奇技,均有传人。几经传衍,门人展布九州。田凤林一支衍名「掌洪拳」,门徒最广,遍布鲁西。清朝不重视武林界事迹,事迹史料有缺,上述轶事,多系口碑流传,难免挂一漏万。

      于纯重孙于锡贵,幼承家学,精武赫然,双臂各带三个石砘子,约二百斤,串起五锤,轰然作响,当时东平,汶上一带有土匪犯濮州,于锡贵率门人乡勇平寇,被当朝赐予五品蓝翎。濮州南七十二俚(清行政单位)为其树扬名碑一座。


      来自群组: 谈诗论武
      沙发
      ?楼主| 发表于 2019-3-26 08:16:14 | 只看该作者
      少林掌洪拳述真
      2018-05-07 17:21 作者:程元江

      掌洪拳是传承和发展于全国武术之乡山东省菏泽市的地方性拳种,也是鲁西南地区的一个重要地方拳种。它起源于清中期,盛行于清末和民国时期,属少林洪拳门,尊奉曾三入少林寺学艺的俗家弟子、号称为“中原洪拳之祖”的山东菏泽鄄城人于纯为先祖。于师祖广学多纳,博采众长,遍访长江南北的武学名家,融众家拳术(洪拳、通背拳、二洪拳、炮拳、金沙掌、罗汉拳、夕阳掌、西凉掌、阴阳掌)等拳术为一体,创编掌洪拳,并将拳术归整为七十二路,后又取其精华,熔铸为十二路,分前八路和后四路。前八路又叫“七气八号”(练功时采用的七口气、八个号)、“一哈三齐”(就是号、手、脚一起到位)。后四路是实战抄手,结合功理学说和少林易筋经,并吸收各武术之长,反复实践,形成刚柔相济、内外结合的很多“手头”(菏泽方言,指实用性强的技击法)。

      掌洪拳有大架和小架,拳术功夫很过硬,有的技击招式很奇特。要悟出其中奥秘之处和道理来,必须要下苦功夫研练。天下万物之理,可谓变化无穷。掌洪拳本于阴阳,练习之人如不明阴阳,就像盲人骑瞎马,无路可寻,终难技成。何为阴阳?阴阳两者相互为根,阴生于阳、阳生于阴,动为阳、静为阴,急为阳、缓为阴,刚为阳,柔为阴,外为阳、内为阴,上为阳、下为阴,阴于阳即对立有统一,阴阳变化无终无尽,无极乾坤,有无开合,松沉转打。此乃掌洪拳阴阳学说。

      掌洪拳注重练精化气、练气化神、炼神还虚,调理脏腹,使之内壮;在表现形势上,讲究外柔内刚,绵里藏针,故有阴劲拳、阳劲拳之说。阴劲拳的技击特点是以柔克刚、以静制动,即“你微动,我先动”之说,先化后发,破敌之速;阳劲拳注重外练筋骨皮,使之外强,劲力像江涛一样,势猛力刚,技击特点是以刚克柔、以快制慢、先发制人,先下手为强、后下手遭殃,又叫“快手打慢手”。阴与阳相互制约,平分秋色,没有优劣之分。

      掌洪拳为内外相合的拳术,有道是“学会阴阳掌,打人不用想;两手不离怀,看你怎么来;练会阴阳拳,击人不听响”。按七十二个穴位进击,攻打敌人身体要害之处或用分筋错骨手和点穴法等。

      攻为阳,防为阴,无论是用刚劲还是柔劲,都是攻中有防,防中有攻。例如,敌人在正前方用拳击打我时,我速用手防护,同时用腿攻击敌下部,叫“上阴下阳”。如我用左手防,右手攻,叫“左阴右阳”。再如我用左手先防,同时右手进攻,叫“先阴后阳”。保持阴阳平衡的技击之道。

      有道是“手势两道门,用脚来打人”;“上打咽喉下打阴,左右攻击在中心”。掌洪拳、阴阳掌、搂子拳,掌掌相连,式式融通,连绵不断,变化无穷。

      附:掌洪拳(大架)前八路拳谱

      一路:罗汉释天、挫骨手腕、跨虎伸掌、拧抓手掌、乌龙摆尾、白鹤亮翅、挽手闯肘、举掌弹掌、腋下冲掌、缓步打拳。

      二路:大鹏展翅、天王托塔、双啪蝴蝶、双掌劈山、缓步双闯、风狂点头、送掌拉弓、掉掌对拳、打虎架势、狮子大张嘴、海底捞月。

      三路:环步双闯、送拳拉弓、齐步对拳、震脚双闯、猿猴抱月、铁板扎架、跨步分掌、双腿弹踢、云拳击掌、下架举掌。

      四路:二郎担山、双拧麻花、震脚掉掌、还掌护裆、磨十字架、收掌出拳、拐打骗掌、打拳掌闯。

      五路:与三路动作相同,惟方向相反。

      六路:与四路动作相同,惟方向相反。

      七路:打一还一。

      八路:大鹏展翅、仆步过梁、虚步托肘、格挡打掌。


      *滑动验证:
  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